7 min read

河湖长制推行5年|空间数据如何服务于「河湖长制」?

河湖顽疾得到有效治理,河湖监管水平明显提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卫星遥感、大数据、无人机等新技术和新装备的广泛应用
河湖长制推行5年|空间数据如何服务于「河湖长制」?

2001年以来,沅江市私营企业主以生产和销售芦苇为由,在下塞湖违规开沟挖渠,筑围修路,严重破坏洞庭湖生态环境。

2017年,开发商违规在黄河滩区建设370.68亩儿童游乐公园,倾倒渣土34840立方米,建设围墙2050米。

2020年7月下旬,多家媒体报道南京秦淮河杨家圩大堤部分堤段被挖空,违规开设酒吧、KTV歌厅、餐厅。

上述均属于河湖“四乱”典型案例,这仅是冰山一角。河湖“四乱”(乱占、乱采、乱堆、乱建)问题在众多因素的影响下一直处于难防难控的状态,对生态环境、社会经济利益、居民生活等造成了诸多不良影响。

为了应对日益严峻的河湖退化和水环境危机,我国开始探索新的管理方式。

2003年,浙江省长兴县在全国率先试行河长制。2016年、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先后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关于在湖泊实施湖长制的指导意见》,确定了全面推行河湖长制的任务表、路线图。截至2018年底,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已全面建立河湖长制。

什么是「河湖长制」?‍

简单地说,「河湖长制」就是让每一条河流都有河长、每一个湖泊都有湖长,由对应的党政主要领导担任各级总河长和总湖长。

河湖长的主要任务都有哪些?

加强水资源保护,全面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严守“三条红线”;

加强河湖水域岸线管理保护,严格水域、岸线等水生态空间管控,严禁侵占河道、围垦湖泊;

加强水污染防治,统筹水上、岸上污染治理,排查入河湖污染源,优化入河排污口布局;

加强水环境治理,保障饮用水水源安全,加大黑臭水体治理力度,实现河湖环境整洁优美、水清岸绿;

加强水生态修复,依法划定河湖管理范围,强化山水林田湖系统治理;

加强执法监管,严厉打击涉河湖违法行为。

面对我国迫切的治水需求以及复杂的水情,「河湖长制」的实施完善了我国的水治理体系,有效调动各级地方政府切实履行河湖管理工作,提升河湖管理工作的效率以及水治理能力,解决了多年来中国顽固的水问题,河湖功能逐步恢复,水污染问题显著减少。

为进一步推进「河湖长制」的实施和有效管理,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作出“强化河湖长制”部署要求,对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工作提出了根本遵循和科学指引。除了在强化统筹能力、标本兼治等方面提出要求外,还指出应积极利用先进技术和方法来提升河湖管理水平。

卫星遥感技术如何服务于「河湖长制」?‍

基于地面采样、抽查等监测手段,我们掌握的河湖状况数据信息是不完整,甚至是不可用的,这会导致无效或错误的决策,甚至会诱发更多的河湖问题。如今,卫星遥感已成为各种环境变量的空间分布信息的可靠来源,提升了我们对河湖管理问题的理解能力,有效提高有关部门对水源水质和河湖四乱问题的监管水平。

卫星遥感具备全色、多光谱、红外、合成孔径雷达、视频和夜光等多种手段的观测能力,能针对「河湖长制」的具体监测需求,提供宏观、高频监测。在我国,已有黑龙江、长沙、海南等多个省市地区利用卫星遥感技术开展河湖“四乱”问题排查工作。

大地量子:祖厉河疑似河湖四乱监测

大地量子利用 AI+ 遥感技术,可获取大范围内水域乱占、乱采、乱堆、乱建等问题信息,实现全流域各要素的常态化监测,有效解决河湖“四乱”监管面积大、监管难等问题。

河湖管理的另一个重点是水质监测。

以每月甚至是每个季度来进行的河湖水质抽样测量虽然能发现水环境污染问题,但这些数据不足以全面描述季节性趋势、悬浮物浓度或关键水质成分特征的年度变化。水污染是系统且持续的问题,因此需要常态化、周期性的监测来及时掌握水质变化情况。卫星数据就可以在整个流域内高频次观察影响水质环境的细微变化。

大地量子:杭州市重点区域水环境监测

大地量子提供高频次更新的水环境状况动态监测服务,帮助用户掌握水环境随时间的演变状况,同时建立水环境状况从发生→发展→演变→治理→常态化监管的“演变档案”,满足水体污染监测的核心需求。

此外,我们还能通过利用中高分辨率卫星遥感影像实现长时序、大范围区域内黑臭水体筛查与督查,结合地面监测数据(污染源清单)客观及时定位潜在污染源。

大地量子:黑臭水体识别

「河湖长制」推行已经5年有余,在水利部组织开展的河湖“清四乱”专项行动下,全国共清理整治乱占、乱采、乱堆、乱建等河湖“四乱”问题18.5万个,河湖乱象得到有力遏制。
水利部河湖管理司负责人陈大勇表示:“全面推行河湖长制以来,河湖乱象得到有效遏制,河湖的顽疾得到有效治理,河湖的监管水平明显提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卫星遥感、大数据、无人机等新技术和新装备的广泛应用。”